人很难公正,因为人有私欲。我在比较apple和google的时候也会犯这种错误。倾向于apple的时候,我觉得google其实很难以相处,倾向于google的时候,我觉得封闭的世界终究难以长久。这种心理上的微妙的变化对我其实没有任何的好处。这种带有偏见的判断,会不断的遮蔽我的眼睛,甚至真的骗到自己。

我想,现在是时候把自己从这种偏见的心态里面拔出来的时候了。

很久很久以前,我和老婆聊天的时候说到:我这辈子一定要到apple看看,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文化和管理机制让apple的东西总是最好,到了apple之后我要去google工作,在那个宽松的工程师的环境里面一边上班,一边慢慢的学习新的东西。而现在,公正的说,这个想法有些改变了。我还是想去apple看看,因为我还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文化和管理能够产生这么好的产品。但是google,我面试之后已经不想去看了

最近的报道说除了apple和motorola,其它的手机厂商在自己的产品性能报告上都有撒谎,最严重的是samsung,它甚至特意改造了内核,让它在发现有人做性能测试的时候故意显示出“高性能” —- 在我看来,这不是偶尔为之,而是从高层到底层的一种虚伪的文化造成的。我这辈子都不愿意为这种公司工作。

对于google,感觉很复杂。我最早是google的极度拥护者和崇拜者。但是,在google的很多项目被逐渐砍掉之后,我开始怀疑它对客户的诚意。站在公司的立场上,这样做无可厚非,但是站到客户角度,这样却是不负责任。毕竟客户不是你可以拿来测试的对象。再后来,appspot收费提高,maps api收费提高。。。我开始意识到google终究还是一家商业公司,我早期的热情掺杂了太多个人理想的因素 — 不是google的原因,而是我自己的原因。我开始恢复冷静,思考”don’t be evil“对于一家商业公司的意义 — 思考的结果是,我想我不喜欢这句口号,因为它听起来很正义。我讨厌一个商业组织提出任何带有道德感的口号,一如我不喜欢马云的道德宣传一样。在我看来,商业公司就是商业公司,牟利也无可厚非,但是高举解放人类的旗帜就有蛊惑大众的嫌疑了。我喜欢Nokia的”conneting people“,也喜欢apple的”Think Different“。除了口号,我另外一样不是很喜欢的是google的精英文化 — 因为我自己一向不认为我是精英,我一向都觉得我其实是属于智力中等偏下的人,我学习速度慢,思考速度慢,知识面不够宽,不够广,我唯一的优点,大概是能够一遍一遍的重复,直到比较好的地步了。我也不觉得一家只有精英的公司会是最好的公司,因为我觉得—我没有证据,仅仅是主观的认为—-太多的精英在一起会导致内耗,而不是相互合作。我最讨厌的,就是内斗。

对于apple的文化,我不太了解,我也许会很不喜欢,因为我来自于开源软件公司,但是我还是想试一试。一个诚实的公司,至少会让我有一定程度的认可。何况,我还是很喜欢apple的产品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