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接到google的电话,面试的结果是no-go  —- 电话很短,内容很简洁。电话那头告诉我因为“coding issue”。

我放下电话,面对窗户站了十分钟。我想一个人好好的消化一下这个不怎么好的消息。我很仔细的体验自己的内心。我想知道我究竟有多失望,有多沮丧,又或者,有多愤怒。很遗憾,我没有看到太多。又或者说,还不错,我没有太多的负面的情绪爆发出来。一切很平静,我仅仅是默默的也安静的消化了这个结果。

有些失望,不是因为没有拿到offer,而是因为觉得失去了一个近距离接触Android的机会。以后我这个方向的路会艰难很多。虽然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的顺利过,这次进不去也在意料之中,但是但凡是人,就总希望自己的路能够顺一些。

我不觉得拿不到offer是我的能力问题。我仔细回顾了面试的细节,说实话,我颇为不赞成这种面试的风格。coding 的能力很重要,这一点我认同,但是不是这种面试可以看出来的。所谓的“coding issue”,其实也是一个万金油的托词。判断一个人的编程的能力,不是在黑板上写几行字就行得,也不是任何一个会编程的人可以做得到的。这其中的道理,就如同说一个能够写点文字的人要另外一个人写点文字,就判定这个人能否够格成为作家一样 —- 这种判定的结果,既非定性,也无法定量,带有极大的主观成分。而将这种测试从一个人增加到五个人,并不会改变这种错误的本质,谬误的叠加并不是真相 — 以后我开公司的话,我不想采取这种找人的方式。

经历这次面试对我也是很有帮助的。我借此好好的总结了一下我过去九年的经验。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这几天我还在想我是否可以就此写一本关于 safed-plugin的书。

过去的已经过去,接下来我仍然要找找变化的机会。路还很长,但是我想我已经不需要特意的准备。该准备的,我已经在这次google的面试里面准备好了。接下来,我应该考虑的问题是我还刚开始涉及的问题:如何设计一套测试架构体系?

路曲折了一些,还好我已经习惯。如果不能换到我想要的地方,我没有太多要改变的理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