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教给我一句话:人的行为是必须要受控制的。换句话说,人必须学会节制。只有自我约束的人才能有所进步。

几年的体会下来,我看到这种节制体现在方方面面。性欲需要有节制,食欲需要有节制,怒气需要有节制。。。无论是生理身体的需要,还是个人情绪,都需要有一种自我制约。在这种自我的制约之下,人才能保持清醒 — 这种清醒其实就是自我的意识对自己的控制。否则,一旦放纵,则是让本能—-更多的是动物的本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其后果往往是清醒的自己所不愿意看到的。

这种节制是贯穿一个人的生命的始终的,也就是所谓的“戒”。戒之所以为戒,是因为我们没有将这种节制变成自己的本能。孔子说“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说的就是这种自我约束的最终境界。我希望我能够早点做到,而不是到七十岁。

这个话题可以延伸得很长。我设想过一种场景:如果我今天是亿万富翁,我会住什么房子,开什么车?我是很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的,而不是在意淫和幻想。几年的思考下来,我觉得我也许会开好一点的车,比捷达好些,或许是宝马,但是不会更好。我也一定会住到大一点的房子里面,但是绝对不需要几千呎的豪宅。人一旦对欲望取消了限制,欲望就会吞噬一个人的理性,最后消除一个人的感性,正如从来都不愁吃喝的人不会体验到一个馒头带来的欣慰。人对欲望的放纵实际上是对自己的放逐 — 让自己远离一个“人”的范畴,变成一个由本能驱动的动物

========= 刚刚从公园走了一圈回来,领悟到我上面的论述还是有些不够清晰和深刻,或许下面这个角度更加好一些 ==============

事物是相互依托的,正如道德经里面说的: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消灭了其中一个,另外一个也就不复存在。没有“下”,也就没有与之对应的“高”,没有“长”,自然也就没有了“短”,连长度这个概念都可以抛弃了。节制的意义就在于这里。一个永远都不感到饥饿的人慢慢的也不会体会到饱的滋味,食欲其实也在慢慢的下降,乃至于消失。永远在温室里生活的人不会感到热,其实也不会感到冷,慢慢的就失去了温度的概念,而连带的,也就是去了对“沉闷”和“清新”的空气的感受的能力。不受限制的生活在消灭了那些似乎是“负面”的感受的同时,也取缔了我们希望感受到的“正面”的情绪,而最终消失的,则是人性。我不愿意自己变成一个非人类的东西,所以我需要节制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