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再想想前几天的关于机会和准备的讨论,我突然意识到的一点是,在没有准备好之前的看见的所谓的机会,其实也可以称之为杂念。它们其实不是真正的机会,而是一种心猿意马式的意淫,一种不专注。如果不排除这种干扰,心也永远不能澄净下来,专心于应该做的事情。我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好好的在看一遍算法的书,直到8月中。

 

这几天也正式决定了先申请SJSU的MASTER。我已经游荡在学校外面很久了。虽然Johnny很反对我申请这所学校,但是我觉得有一个开始毕竟还是好过没有开始。现实条件决定了我现在要么从这里开始,要么再等三五年。我实在有些不想等了。我能够想象接下来的三年仍旧是比较忙乱的。也许正好完成一个master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