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对生活的思考大抵都是我如何如何,很难去想象一个没有自己的世界。然而我却必须考虑一下了。

昨天早上,女儿起床,照例冲过来要我抱。我抱住她,正要顺势站起来,胸口却传来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整个人摔在地上—还好即使把女儿放在了一边—-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面,胸口的肌肉一直在痉挛,我半坐着,无法起身,也无法动弹半分。老婆在厨房准备早餐,没有在意我的动静。女儿仍旧在旁边高高兴兴的玩者,有些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和她玩拔河的游戏,而后在床上蹦蹦跳跳,模仿着我的话说:我动不了了。。。

整整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只能呆呆的坐着,忍受着胸口的剧痛,调节着呼吸,希望这一阵的痉挛早点过去。我看着高兴活泼的女儿,却无法不去想象一个没有我的世界。

没有我的世界当然会一切照常。不会有人注意到一个人的消失,我也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改变过这个世界什么。小时候看书,总是激动于“要给这个世界砸出一个坑”的豪言壮志,末了,却发现我们总是被这个世界所改变。人的渺小,不在于你怎么去说,而在于这个我无比眷恋的世界对于我的消失无动于衷

我的眷恋不是来自于欲望,而是来自于没有完成的责任。对老父老母,对老婆女儿。我知道所有的这些在我消失之后都会变得毫无意义,但是在我还存在的时候,这些就是有意义的。又或者说,这些是我存在的部分的意义。

我还没有准备好消失。还有些未了的事情需要努力。然而这一切并非我能主导。我能够做的,仅仅是照常的生活,在不得不放弃的时候放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