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选择的时候得到的结论是无论我怎么选择,我都之能够让自己去适应外界,真正的自由很少,很小。那么在这个可悲的事实面前,我的自由在哪里呢?我有没有自由?又或者广而言之,人有没有自由?

自由还是有的,我想。但是这个自由并不是你能够看见的自由。自由有两种,行动上的自由和思想上的自由。或者说是“形”的自由和“心”的自由。“形”是几乎没有自由的,我要吃饭,要睡觉,要休息,要。。。得到。“形”的欲望和需求是无穷无尽永不停止的。所以“形”也就只能身处江湖,选择顺从欲望,满足欲望了。如果有一天我能够从生理上彻底的满足这种欲望了— 简单的说就是有足够的钱了,我就具备了摆脱这些欲望的可能。

“心”是可以有自由的,无论物质条件是否达到,因为我可以选择“无我”。我可以选择“不贪”:荣华富贵,权力地位,在我看来只是浮华的喧闹,而不是能够沉淀的生活。我并不向往,我不准备向往。这条道路的终点就是彻底的解脱,是无尽的心的自由。

《归去来兮辞》有:“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 — 或者这是我应该选择的态度。心为形役不仅仅是状态,也事实。在没有达到财务自由之前,对现实当然需要妥协,要顺应,要学会生存而后发展,惟独不需要惆怅和悲叹。在有能力跳出来的时候,当然要选择放下而达到心的自由。

最后回到一句话:踏踏实实做人,老老实实做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