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有很多其实已经不想说,不消说,不必说,不能说,不用说。不是因为已经看破,而是因为旧的迷茫消失的时候,新的困惑又过来了。世事兜兜转转,在我还没有看清楚的时候就消失了。人已经熟悉了这种未知的感觉,以至于无话可说。

 

人其实是生活在一所迷宫之中。处处有路,也处处无路。很多人兜兜转转其实都是在原地打转。而要跳出这个圈圈,我需要的是放下一切的患得患失,或者说,要放下自己对生活的种种计较。困住我自己的,更多的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潜意识里面对利益的计算,或者说,是贪念 — 即便是想为惜惜提供一个好的学区,其实也是一种贪念,虽然它看起来不是为了自己。

 

生活在于做,而不是说,所以说和不说其实并没有区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