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婆女儿到San Diego转了一圈,很难说有什么收获,但是这几天心情慢慢的平复下来。我又开始能说能笑,能吃能睡,也能够冷眼面对眼前的生活。

我看见了,体验了。走过了这一遭,我还在思考。伤还在,但是我不再一味的沉浸于其悲。我仍然感谢那不知名的上帝,让我能够拥有这些境遇。我仍然能够用善意的眼光去看待我承受的过去,也能够充满希望的面对现在和即将到来的现在。稍微不同的一点,是对于过去经历过的,不再有太多的激动,对于将来的未知,不再有太多的畏惧。

一切的一切,包括人,包括事,包括喜或者忧,包括顺与逆,我都能–至少开始觉得自己能够–以平常心去面对。

一切慢慢的归于平静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