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的不过是一顶帽子,这样走路的时候只要我低头,别人就不会看见我流泪的眼睛

没有经历,你就不会理解。我散步在公司附近的公园,突然想到祥林嫂和她失去的两(三?)岁的小孩,想到她一遍一遍的说着“我真傻”。。。我现在知道了。我现在知道那种失去的痛苦,那种空虚,那种无法排遣的自责,那种不愿意想到,不愿意提及,但是脑子里面却又在一遍一遍的重复的单调的自我倾诉。这是一种无法摆脱,不能摆脱,不要摆脱,但是理智告诉我们必须放下的牵挂。

牵挂不是一个篮子,放下了,回头走掉就可以了。牵挂是篮子放下了,然而自己的心也留在那里,然后我们一遍一遍的回头看看,某一瞬间,忍不住了,会走回来,再找回自己的心,回头再走,等走远了,再回去,把心留在哪里,空荡荡的失魂落魄的回头再走。然后再回来,放下,再走。。。直到自己很累很累了,象祥林嫂一样,希望地狱是一种解脱

我当然不会如此。我不会一遍一遍的告诉别人,这是我和老婆的经历,我们的财富,我们的感情。我不希望别人有任何的干扰。想到这里,我突然感到一种轻松。我理解到原来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私人领地,我不必要,也不应该邀请别人进来—象祥林嫂一样—-所以我可以重新对朋友微笑,重新和朋友分享我生活的感受,重新面对阳光。

我需要的,仅仅是一顶帽子,在我只是想好好的和我的小孩相处的时候不受干扰,仅此而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