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我经历过的,都是一种生活的沉淀。

我走在路上,突然想告诉自己:如果某一天,我能头直视我自己的这个伤口,甚或能够轻轻的抚摸这个伤口,我也许就真的恢复了。我现在还没有。我还不能回忆它的每一个细节。我无法做得到。

我还是不知道我失去了什么,但是我知道我需要高兴一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