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张华结婚之前,我就和她讨论过子女教育的问题。那大概是2006年,我们一起在杭州西湖玩的时候。我说我很担心有小孩,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教育她。我唯一能够想象的,就是子女依伴着父母长大,最后能够学到父母的一切—包括优缺点。而即便如此,我仍然担心,因为我总是觉得自己身上的缺点远远多过优点,我能够有幸成为一个不算坏的人,其实是有很大的侥幸的成分。

六年后,惜惜两岁半了,我想我能够就当年的猜想说说话了:女儿的确就是父母的翻版。她的一言一行都是从模仿父母开始的。这种模仿会慢慢的塑造她的对世界的认识。到最后,形成她自己独特的人格。

我不怎么吃水果,女儿除了西瓜,其它的水果也是几乎不沾。我喜欢书,也给惜惜买了一柜子的书,惜惜也就习惯于在我们忙的时候看看书。我和张华的性格有些偏内向,惜惜也有些不知道怎么和人开始交往—也和我们一样,一旦熟络了,就比较能放得开。我从小喜欢到外面玩,惜惜也是如此,不过比我好的是她还能够在家里呆呆,这点和她妈妈很像。我们不会乱动别人的东西,惜惜到了商店,也开始有了规矩。我们注意环保,惜惜也有了这个概念。我和张华买东西的时候有一个借口是“太贵”,惜惜在我们拒绝给她买东西的时候也顺便说一句:“太贵”。。。

对小孩的教育其实是时时刻刻的,无论父母是否在意,小孩总是在观察,在学习,在模仿。如果我嘴巴上说一套,行动上是另外一套,那么惜惜学会的就是我行动上的那么一套习惯—父母其实是无法欺骗小孩的。

昨天晚上带惜惜去书店,惜惜玩得还不错。能够一边玩玩玩具,一边拿着书看。我真的希望女儿能够和我一样喜欢上书。这段时间太忙,已经很有一段时间没有看书了,希望过段时间会好一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