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网络有些问题,手头上的工作有些不好安排,对着电脑,我发了半天的呆—-然后看见窗外有一对夫妻牵手走过,拉着他们的小孩。。。杂乱的思绪飘过,我突然想到,他们看起来是在带小孩,逛街,但是他们真的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正如我应该在上班写程序,但是这一刻却颇为茫然一般。

多数人在很多时候是不茫然的,因为他们有工作。工作不仅仅是一份收入,更重要的是代表了一个规范,告诉你这一刻应该做什么。而人一旦被规定了要“做什么”,他的思维和价值观其实也被定义了。所以失去了土地的农民不再是农民,不是因为他没有地了,而是因为他没有了他所依附的价值体系—日出而做,日落而休,农时辛劳,闲时能够彻底放松,这些不仅仅是生活形态,更是价值观念;同样的道理,一个不再教书育人,不再做研究的教授也不是教授;一个不写程序的程序员不是程序员。。。

工作的意义在于规定了某人的行为,而后定义了—至少也是极大的影响了—这个人的价值观

从这个角度再走一步,一个人闲暇的时候做的事情,才是真正的定义了一个人的本质。因为归根到底,工作仅仅是一个人部分的生活,不是,也不应该是全部—一个将工作当成生活的全部的人,在本质上是将自己的人格,价值观和工作所赋予(或者强加)的责任和规范完美的结合了的人。steve jobs或许就是如此。

再反过来推论,观察我自己闲暇的时候做的事情,就可以看到什么工作才是最合适我的。这也可以算是找一个完美的工作的一个方法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