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一直在考虑如何对未来做出些改变,这个问题实在是重大,所以一直感到有些沉重,情绪也不慎高涨。今天下午的情绪低落到让我有些无法继续工作的地步。到楼下街上晃悠了好久,这会儿好一些些。

上周和Johnny聊到这个话题。我问他我是应该选择big data做为方向还是选择mobil OS。到底哪一个更有前途。Johnny说我考虑的问题不对–I have been asking a wrong question. It doesn’t matter which one have brighter future, it matters which one I personally like.

这句话说得很好。我想我是糊涂了,这是身在局中的人最容易犯的问题。说大一点,任何一个都有前途,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是行行出状元的,重要的不是某个事业有没有前途,而是我有没有兴趣—-我更应该向内而不是外去寻求我自己的答案。

在自己的内心寻求答案永远都是困难的。因为人对自己的理解永远都是有限的。我到现在都不能太肯定我是否真的喜欢mobil OS,也不太能肯定我是否能够潜下心来做一辈子。我最自己的性格喜好始终不能把握得太准确。而这份赌注又似乎有些太大。

我也算是有经验了。这种事情永远都是只能慢慢闷着头去思考的。没有别人的意见能够参考,也无法借鉴别人的经验,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问题,而我要寻找的不是对或者错的答案,我要寻找的是最合适我的答案。

我真正喜欢的是什么呢?。。。这是一个问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