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出门买菜的时候老婆感慨了一句:又过了一天。无心之语与我却有些感触。在开车的路上,我想的是“庸庸碌碌也是过,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也是过,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的日子过得更有内容一些呢?“,我也想过就此老老实实的做个engineer,反正很多人也是如此过来的,但是我总是觉得如此生活会缺少些东西。我不愿意自己鼓励小孩子要有自己的dream,然后自己却不做出榜样。

今年十月一号是我申请SJSU master的日子。我仍然在纠结我是否要在这里读书。Johnny告诉我在这里读master没有什么意思。我听了他的意见之后很郑重的考虑过上Standord,但是发现是在是很难很难的一件事情。然后开始考虑过其它的选项。上周五的时候和charles聊天,我问他,选择UC Santa Curz 和UC Davis那个更好,他的回答一如从前:aim all the way high -Standord。

Charles的观念和我的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我一向也是觉得人要做一些难的事情,因为容易的事情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容易的事情不会有成就感–有谁会因为自己坚持每天吃饭睡觉而感到自豪呢?但是上Standord这件事情还是有些难度。
* 我不知道我要花多长的时间才能准备好,也许三五年,也许永远不会准备好。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时间。
* 我也许没有钱读书
* 我也许没有时间读书
* 我大概没有机会享受这张文凭带来的任何好处了–如果我毕业的时候50岁的话

我问charles,上stanford能得到什么。charles的回答很有意思,从学校学不到什么,都是自学,主要是环境,这个环境让你自己“被激发出”最大的潜力。我能够大概理解到这一点,毕竟我在高中的时候是从三中转到一中的,不同的环境的确会让人变得不一样。

还在纠结思考中。我感觉上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平稳大道,老老实实的做我的工作;一条充满变数,我不知道会走到哪里,好坏参半。

In my opinion, life is a serial of choices. And choice has no good or bad. It is just a different path.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