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my经常告诉我说有小孩的感觉是一种“生命的延续”的感觉。说实话,我体会不到这种延续。即便是我慢慢的在惜惜身上看到了我和张华的影子,我也没有很强烈的感到所谓的延续。这几天惜惜病了,脾气反常,经常摔东西,大喊大叫,弄得我和张华也是肝火大旺,但是一旦安静下来,看着有些病殃殃的惜惜,柔弱的躺在我身上,或者无力的躺在床上,那种担忧,害怕,让我感到的是一种失去的恐惧。

无法想象失去惜惜的日子,那会是一个无法弥补的空洞,无论周围有多少人,我只会感到冷,空虚,窒息,一切都不会再有意义,一切都不复有存在的价值–包括我自己。我会是一架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机械的履行我仍然应该尽的义务。一切不会再有颜色,一切不会再有味道。

我现在仍然有时候会半夜从梦中醒来,感到那种失去惜惜的恐惧和孤寂。

我从来都没有希望过惜惜继承我些什么,也没有计划过要惜惜达到什么我期望的目标,她的生命应该仅仅是属于她的,我和张华的存在,不过是在她还没有能力的时候帮她一些而已,仅此而已。惜惜会长大,会有自己的思想,会有自己的追求,会离开,而且一定会离开。在这点上,生命的延续没有意义–至少对于我,但是对于我自己,生命的不延续,却是等同于我自己的生命的不延续。

终于有些感悟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内心的凄凉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