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黑色星期五,正好说些让人不舒服的事情。

我很少和人起冲突,多数时候是因为我一般都抱着惹不起躲得起的态度。不过这条在工作里面不太灵光,如果是和lead有了矛盾,躲也躲不过。有些人就是喜欢不断的搞些小动作,搞不死你,也恶心死你。

很多事情都忘记了,不过最近的这件事情我还是想记录一下:

最开始是我负责写的一个测试程序,别人执行了之后告诉我有问题。lead要我修复。我看了,找出来的结果表明这不是我的程序有问题,执行出错恰恰是因为它找到了bug。我report了bug。然后修整了程序,这样可以在出错的地方report bug id,最后lead总结了一句:script bug。

我修复之后的程序再交给别人执行–不知道为什么不直接让我执行–别人告诉我仍然有问题,lead总结了一句:bug not fixed, re-open task and assign it back

我看了别人的执行结果,告诉他说他没有check out我的修改的部分,我重新执行了一边,写了正式的执行报告,告诉大家没有问题,lead仍然总结了一句:script error, finally fixed。

这里的“总结”是指在close 一个task的时候的结束语。我当然可以re-open这个task,争论几句,但是我每次的修整和说明都已经专门发了邮件给所有team member,如果在这个地方再争论几句,未免太过小气。问题的关键在于,lead的总结都是膜疑两可之间,不是那么容易争论的。

身在其中,我有些分辨不清楚这是否传说中的办公室政治。反正弄得我很烦,心里不痛快。

 

我一直都很讨厌这些事情,与人斗的事情不会让我感到丝毫的乐趣,在这一点上我很怀疑老毛心理上有问题,又或者只是他选择的道路,总之我的兴趣之所在是解决技术问题,或者用技术解决问题,而不是与人斗。我的观念中,问题可以讨论,结果不必是我所认同的,但只是限于此,不涉及利益,也不涉及个人喜好,否则,任何争斗不过是蛮触相争而已。

 

没有乐土,乐土只在心中。我需要做的是宣泄一下,然后平静的工作而已。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有是非就有江湖,所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如此而已。该争则争,当让则让,然而不必计较。天地很宽广,如果我的心宽广的话。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