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社会性的动物,独居不是人的天性。我发现我自己每过一段时间,在心理上都需要能够和人对一对话,谈天说地,也不必要有什么目的,说说就好。

我相信这种需求其实是隐藏在每个人心里,无法磨灭的。如果将来我能够当上寺庙的方丈,我大概会设立这么一个服务项目,专门和人谈谈他们自己心里的问题,这种对话,其实并非要解决什么问题,仅仅是让人有个宣泄的场合–颇为类似于西方的“忏悔”室,不过是以中国人能够接受的佛家的理论为基础。姑且名之为“凉心“ — 取心静自然凉之意。

当然,这个是突然冒出来的念头,目前还不存在出家当和尚的念头,我只是对佛家的东西一直都有些好感而已。

对于我自己,写写东西,就是最好的自我治疗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