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要5:30am起床,然后需要在6:10am之前出门,开车45分钟到Milbrae,坐7:02分出发的bart,在7:35am到达Montgamery,走10分钟到training的街口,坐在咖啡店里面等到8:30am上课,中午11:45am出来吃午饭,休息半个小时,下午4:00pm下课,赶4:30pm或者4:45pm的bart到Milbrae,6:00pm到自己的车子旁,开车一个小时左右,7:15pm到家–然后周而复始,今天是第四天。下个星期仍然要这么继续一周才算结束。

有点累了,每天花费四个小时在路上,我不觉得有什么人会持续的享受这个过程。时间必须要刚刚卡到点上,晚一分钟的结果就是晚一趟车,然后晚半个小时–比如我今天早上,眼睁睁的看着7:02分的车子开走了。城里人在不断的追赶,或者被驱使着追赶,时时刻刻的有某种无形的压力。这种压力是一种常态,而后这种常态变成一种生活和生理上的习惯,这种习惯最后变成城里人人格的一个共性。这种共性让城里人在不需要的时候也在追赶,在焦虑,在失去耐心,在渴望摆脱,跳出这种轮回,然后这种渴望变成一种更加迫切的追赶,周而复始!

站在一个时间的高度来看,这种追赶驱使着社会的进步,所以城市总是比农村有更快的发展;但是站在人文的角度,这种焦虑会逐渐的变成一种冷漠–热情是需要充分的精力的,没有能量,没有人能够保持轻松,因为轻松不仅仅是一种心态,更是一种状态–冷漠的后果是对自己的绝望,或者放弃。

城市百态,其实就是一条街上的变化,迎面走来的熙熙攘攘的人群就是。高兴的,沮丧的,焦急的,紧张的,轻松的,严肃的,麻木的。。。最不常见到的是像我这样莫名的微笑的。我毕竟还是乡下人,没有这么多的身处其中的感受,我毕竟不需要这么着急赶路,晚了一点也无所谓,所以我能用旁观者的心态去观察,去欣赏,去体会。

城市其实并非只是我说的“追赶”的心态。城市犹如一条沸腾的大江,各种情绪交结到一起,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激情和冷漠并存,轻松和奋进也并存。相对于农村,这是一个浓缩了的世界。

这是进城第四天的感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