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实际上是一个宗教国家,虽然在宪法上规定了政教分离。

前两天参加朋友的wedding。他和老婆都是信基督的,仪式上有很多对神感恩的话。无论是处于对宗教的尊敬,还是处于对朋友的尊重,我反正是老老实实的和大家一起唱赞美诗,念阿门。

不信基督的人对开口神,闭口阿门的做法通常有些拒绝。我在这两个小时里面初始也是如此。但是当我抛开这些无端的拒绝,开始认真聆听教徒们的祷告,我还是体会到了祷告中的真诚和期盼。其实祷告不过是一种形式,一种口头表达的形式,而现实中很多人的祷告和见证表达得都不好,在没有信仰的人看来这种行为未免有些幼稚和牵强,或者说有些“假” –我想很多人的误解和反感都是因此而来。但是如果能够放下成见,透过语言的表面,投之以信任,我想还是可以看到很多教徒的祷告是建立在发自内心的对基督的信任上的。而这种信任,如果能够做到纯净,没有功利企图,只是一种纯粹的给予,无论被信任的人是谁,这种感情本身都是应该值得尊敬的。

没有人可以证明基督的不存在,虽然你可以争论说也同样不能证明其存在。但是无论是哪种说法,科学的观点应该是不反对–正如你不能彻底否定“引力粒子”的假设一样。而既然如此,有人相信其存在,并且投入自己的感情,这也并没有不对,反对没有必要,反感也不必。

我对此的态度大抵如此。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