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惜的生日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但是我心里却好像还是没有准备好接受一个已经两岁的惜惜。有时候和张华聊天,总是记不起来惜惜在一岁的时候做了些什么。聊起来,我们印象最深刻的一段是有一度,惜惜很喜欢重复一个游戏:很假的慢慢的“摔倒”在地上,然后很假的躺在地上哭,然后张华或者是我很夸张的说一句“哎呀,惜惜摔倒了”,然后走过去,将惜惜全身抱起来,拍拍肩膀,再说一句:“惜惜需要安慰一下”。然后惜惜跟没事人一样从我们身上挣扎下来,继续自个玩—直到下一次她发现她再次“没有受到重视”

日子 飞一般的过去,我想我永远都没有准备好如何面对一个逐渐长大的惜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