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班的地方是在八楼。我的桌子后面就是一面极大的窗户。眼睛累了的时候我经常转过椅子,看看窗户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风景很漂亮。稀疏的阴雨旁边是异常透彻的蓝天。近处和远处的树木遮住了几乎所有的房子,恍如一片森林。极远处是和雾气也许是低沉的云相接的朦朦胧胧的青山。湾区很少在这个月份还下雨。昨天晚上居然还有闪电和雷声。天比较冷,路面潮湿,然而从窗户里面看出去,外面的世界是宁静,安详,甚或于幽雅的。

手上的这点东西完成了,但是我还在犹豫是否马上发出去。踌躇中决定到外面走走,顺便到图书馆把借来的DVD还了。我披上衣服,拿好碟片,走出永远恒温的大厦,才明白原来外面是凄冷的空气夹杂着不密但是豆大的雨点。

我在冷风和阵雨中体会这个真实的世界,突然明白到原来透过窗户看到的世界其实是被过滤了的虚幻。而这个真实的感受也让我联想到很多类似的生活经历。广而言之,我们其实多数生活在一个已经过滤了的并不真实的世界里面。

我带惜惜去水族馆,她看到的是玻璃后面的色彩斑斓的各色鱼类,一切都是和谐而安全的。但是我知道水的世界是恐怖的,因为我有濒临被淹死的经历,有被鱼鳞扎伤的体验,有亲眼看见水下两米几乎就无法目视的恐惧,有过那种在更深的水底无限上潜却感到不断窒息的期望和绝望。对于水,我是敬畏的。而惜惜,则只有欣赏和喜爱。她看到的是窗户后面的世界。一切的危险,恐惧,丑恶,乃至于温度都被过滤了。

报纸上常常报道非洲的干旱,饥饿,战争和死亡。但是看报纸的我却很难感受到那种生存的艰难,那种绝望的挣扎,那种对生的渴望。这一切强烈的来自于生命本源的情绪都被灰色的报纸过滤了。我看了,也许被稍稍触动一下,而后抛之脑后。我看到的,同样是一个被过滤了世界。在这一点上,我和惜惜没有不同。

人的体验是有限的,人能够接触到的世界是有限的。我们更多的是通过媒体来了解这个世界。而媒体,总是会过滤掉很多的东西。我们当然不能改变这种体验的方式,但是我需要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

这是今天早上我在风雨中的收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