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件截然不同的事情唯一的共同点是:要达到都很难。

我当然喜欢做IT,但是即便如此,我也开始强烈的不喜欢我现在手上的这点东西,我正在尝试着调整心态,试图去喜欢我现在正在做的。

正如美食家一样,想象中美食家可以每天点自己喜欢的菜,还有人付钱,现实中美食家需要–或者经常需要品尝自己并不一定喜欢的东西,然后告诉大家这盘菜teast like shi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