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上班的路上,突然想到一句话:一切荣耀归于主。如果所有的荣耀都是主的,不是我的,那么我还剩下什么呢?而后突然领悟到,荣耀,拓展开来,不过是事情的结果带来的外在的利益而已。犹如人的光环。光环本来就不应该代表“我”。“我”就是我,也仅仅是“我”,我的成就,失败,荣誉,耻辱,地位,权势都是外在的东西,不能代表那个真实的自己。“主”拿走了我的荣耀,也就带走了我的光环,还给我一个真实的自己。而“我”,如果能够时时刻刻的将一切的荣耀奉献给“主”的话,“我”也就找到了一条认识自己的道路。主拿走了荣耀,也拿走了耻辱,我得到了自己,也就得到了自我的救赎的道路:“耶稣又对众人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看到这个真实的自己,才能够看到自己的十字架,从而走上自赎的道路。

而后就联想到了佛家说的: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这两句话表达的意思其实是类似的。老子说的“《道德经》第十三章:  也说道: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

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天下至理,其实都是对同一个道理的不同表达而已。也就是金刚经说的: “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