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教育告诉我,我需要成为一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少年和一个“四有”青年。不得不说,共产党的教育还是非常成功的。我基本做到了“五讲”,除了有时候骂粗口之外,“四美”简直是不再话下。三热爱里面除了最后一条(好像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我基本上也做到了,虽然和他们要求的本意有些出入。不过肯定是他们错了,而不是我。让我困惑的是四有里面的第一条:有理想。我一直在想,我的理想是什么。我很小就很朦胧的想当科学家,到高考之前我还决定成为一个核物理学家。然而现实却让我读了建筑,最后生活让我成为一个搞电脑的。这让我很是有些沮丧。

这几天有些幡然醒悟—好像这几天想到的东西特别多—我原来一直都想错了。我一直都在想我的理想是什么,而恰恰没有想过什么才是理想。而要知道什么是理想,我需要连带思考一下什么是幻想和妄想。

时间旅行是幻想–如果你在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想到的是借助于时间旅行,人类能够更加深入的了解自己的历史。时间旅行也可以是妄想,如果你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更多的是了解昨天的股市行情,而后回到今天狠狠的捞一笔。最后,时间旅行也可以是理想,如果你现在正在从事这个方面的研究–无论你现在的研究和将来这个目标的实现的距离有多远。

妄想是在某个目标实现之后的私欲的放大,诸如设想自己成为国王之后能够有多少个妃子。这种私欲未必一定是坏的方面。想象自己成为亿万富翁,而后很慷慨的捐赠一大笔钱给非洲儿童也是一种妄想。虽然听起来很伟大。

幻想区别于妄想的地方就在于幻想不是私欲的放大,而是针对所有的人和社会。设想未来癌症被治愈是一种幻想,但是设想将来中国强大了,很和平的领导这个世界,却也是一种妄想了–即便它听起来好像不是私欲而是“公共利益”

理想和幻想以及妄想的区别在于一点:行动,而且是踏踏实实的行动。成为国王可以是理想,如果你在踏踏实实的为此努力;中国未必不能强大,如果你在踏踏实实的做事情;时间旅行当然可以是理想,只要你在研究的路上。

我有理想吗?最简单的答案是没有,因为我没有行动。但是我也可以有理想,当我真正开始读博士的那天。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