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我,这是一个几乎不许要回答的问题。因为答案太简单:我只有知道了“我是谁”,我才知道“你是谁”。

对我而言,“我是谁”这个问题的本质是对自己的定义,这种对自己的定义决定了我如何与别人相处。因为我在定义自己的同时,也定义了别人–除了自己之外的所有的人。我知道了自己是什么人,我就能够知道我老婆是什么人,小孩是什么人,老师是什么人,老板是什么人,总统是什么人,邓小平是什么人。。。。乃至于这个世界的历史上的所有人。换句话说,定义了我,也就定义了我眼中的世界。

我把自己定位为学生,我就会尊敬师长;我把自己定义为员工,我就会听老板的指令;我定义自己为父亲,我就要尽自己的义务。更进一步的说,我是学生的时候,我的世界只有老师和学生,即便是市长大人走进教堂,也不过是我的同学;我定义自己是一个父亲的时候,公司的总裁也不过是另外一个父亲;我定义自己是员工的时候,总统对于我也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做到“不卑不亢”的前提就是知道自己的定位,同时让自己的心境符合这个当时的角色,在与人相处的时候,剔除对方身上所有不应该出现的光环。

为什么有所谓的“官二代”,“富二代”?因为这种人只用一种标准来衡量人:有权势的和没有权势的,有钱的和没有钱的。所以在他们眼中,老师不是老师,是没有钱的,或者没有权的。朋友也不是朋友,是有钱的和没有钱的。

凌弱者,必畏强–这是由他们的世界观决定了的。

我是谁?我是那个正在做事的人。这一秒,我是一个在写字的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