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接上次的思考。

为什么要信守诺言?因为违背诺言也就意味着否定自己,意味着不断的调整自己的价值观–用“调整”是客气的说法,其实是改变。这种改变就导致了那个站在路边看着老大爷摔倒的我–我在上一秒钟是有良心的,但是下一秒钟,因为这种“调整“,我失去了良心。

而做人,从这一点上看就是看人能否将那一秒中的良知变成永恒的准则。

诺言,犹如一条画出的直线。这条直线规则了一个人的取舍,清晰了一个人的轮廓。一个人通过实现这些诺言,知道了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守诺的结果是培养了一种内在的自信,加深了人内在的自我了解换句话说,守诺才能不惑。借用佛印的话:吾有两间房,一间赁与转轮王,有时拉出一线路,天下妖魔不敢当

做人从什么地方开始?从信守承诺开始。因为只有信守承诺的人才资格讨论自我。从这一点看,孔子说君子的第一条原则就是守诺不是没有道理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