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惜惜不好好吃饭,放到椅子上,吃了不到两口,就扭着喊着要下来。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很生气的喝了一句:要吃就好好吃!

–惜惜从来没有见过我对她发脾气,第一反映是吓坏了,看着我–楚楚可怜的–不知所措,拿着饭勺一动不敢动,良久–真的是好一会儿–才讨好式的对我“嘿嘿”两声,算是笑一笑,看我没有回应,不敢动,再等一会儿,我的脸没有梆着了,才真的放松下来,却是不敢大声喊了,只是仍然不情愿的扭着身子。

喝出来,我有些后悔,觉得对女儿有些过了。但是又有些生气。怎么办呢,这是女儿,只能对她好一点。我把她放下来,让她在旁边玩,自己和老婆开始吃饭。

我很难界定自己的脾气是好还是坏。有时候很容易生气,有时候还好。这次对惜惜发火发到她身上是第一次,心里其实到现在还是有些内疚。这种尺度很难把握。

养个小孩这的是不容易。如果仅仅是喂饱也就算了,偏偏还要好好相处。有时候真的很头痛。现在想想,日子大概就是在这种吵吵闹闹,生气和放下之间过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