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惜惜发现我和她妈妈的大床非常适合当蹦蹦床开始,惜惜就一直不断的努力尝试着自己爬上去。床架很高,基本上是大半个惜惜的高度,再加上king size的床垫,就高过惜惜一头了。但是惜惜坚持不懈的努力,根据我的观察和她妈妈的跟踪报道,惜惜每天至少要尝试十次以上。
在一个月的努力之后,在昨天早上,惜惜终于不用借助任何人的帮助,可以直接很顺溜的爬上大床,前后费时大概三秒钟–而后可以很开心的在上面为所欲为了。

后果是,我和张华昨天晚上把床拆了,只剩下床垫子。这样安全一点–至少在惜惜摔下来的时候。

张华和我有一点理念很好:无论小孩子想做什么,只要没有违反大的原则,尽量给予她自由。大人需要控制的不过是一个安全的底线,而不是上限。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