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反应一向都是有些迟钝。考试完了两天,我才缓过劲来。昨天晚上是十点半睡的,到半夜醒了,有些睡不着,也就干脆写点东西。

最近在考虑转型的问题。我不能,也不应该永远是底层的qa。算起来,我的工作时间有7年了。无论怎么算,也不是刚入行的新手了。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我需要反复的斟酌。上个星期和老板1:1,我问我在公司里面如何得到进一步的提升。老板说,除非我开始做管理型的工作,而他也并不介意让我从一个lead开始。我知道我没有准备好,所以暂时拒绝了。我说我还需要两年的时间。

我拒绝,是因为我目前的注意力不宜移开,毕竟和charles还有东西要做,我担心会影响到这里,但是更重要的是因为我心理上还没有准备好,我想到管理的时候,我心理上是一片空白。这是一个我从来没有涉足的角落,是一个不同的体验。我需要想清楚之后才开始--我不是担心能力的问题,因为我肯定没有管理的能力,管理的能力是来自于实践,我没有开始过,自然没有管理的能力,在我看来,只要开始做了,管理的能力在不断的失败和学习中会不断的增加。这个,不是我担心的。也不是我说的“没有想清楚”

我说的“没有想清楚”是指大的方向把握上的洞察力和如何把这种vision转换成实际的可执行的条目的能力。换句话说,vision是一种理想,一个公司的理想,但是公司不可能只有理想没有行动。如何把理想联系实际,而后驱动公司或者下面的员工一起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则是我现在所缺乏的。这里固然有经验的问题,但是我感到我还没有从一个更高的角度,更深刻的层次去把握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又或者再换一种说法: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千里是理想,跬步则是具体的,可执行的条目。每个人其实都可以看得很远,也大概知道第一脚,乃至于第二脚往哪里走。但是对于中间的过程,对于第六步,第八步,或者中间的某个阶段性的里程碑,我和大多数人一样,犹如雾里看花,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每一个人都需要找到自己的答案。其实每个人都知道今天明天需要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未来,但是对于如何达到未来,多数却茫然无措。绝大部分人的目光,其实也仅仅是今天和明天。多数人的轨迹,其实不是自己掌控的,而是不断的被眼前的生存的需要所驱动的。犹如螃蟹走路,看到的永远是前方,行动永远是被本能驱动--横着的。

人需要从自己的历史里面学习,我16年前到美国的时候也是处于这个状态。我今天的生活不能说太好,但是已经达到我当年所期望的未来。这中间,不断驱使我走到今天的,是一种信念,我相信读书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所以这个本科花费我11年的时间。我估计这个暑假结束的时候我可以毕业了。

我说的我没有能够从一个更高的层次,更深刻的角度去连接理想和现实就是指这个。改变一个人可以是用教育的方式,那么,创建一家伟大的公司呢?什么样的管理上的指导性的原则,可以让一家公司变得伟大?变得有生命力,变得有理想,变得有自我纠错的能力?正如人不怕走错路是一样的,公司当然可以犯错,但是什么样的公司制度能够允许犯错,能够鼓励犯错,能够主动承担错误的损失,能够从错误里面得到最大的收益?

这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我没有答案。但是我相信我要找的答案已经有人回答了。我仅仅是需要找到它而已。

今天,算是一个转型的开始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