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都没有管理过任何人。这些天在想,如果某一天,我必须要管理某些人和某些事的话,我能否胜任?

这个问题让我思考了很长的时间,前前后后几乎是一年–我一向都是一个想问题很慢的人,属于笨鸟一类。上一篇日记说道的“相处”,实际上是我这一年的思考的结果。而理所当然的,在我看来,管理也不过就是一种相处。引用昨天的日记的话,和个体相处,要有平常心;和群体相处,要有回报心。和单个的手下相处,前提就是不能把自己当成领导,就事论事即可,都是为了革命事业,大家不过是分工不同而已;如果是处理一个team的事情,则需要随时想到回报,想到没有这个team,就没有自己的存在。心存感激,管理就会容易很多。

我上面想到的仅仅是一种理论。我没有实践过,不知道我想的是对还是错。但是如论如何,能够这么思考一下终究是不坏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