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向反日,从2000年开始就不用日本的产品。但是等今年的退税到了,我肯定会为这次的日本地震捐款。

我可以不同意某个国家的行为,然而在天灾面前,我们都是人,我无法冷漠的面对自己的种族。反日仅仅是经济行为,我没有任何理由反对日本人。
也许是有了女儿,每次看到有关这次日本地震的图片里面出现小孩子的时候,我就感到特别的揪心。那种触动和怜悯乃至于痛心,是我以前单身的时候无法体验的。从这点来讲,我们其实是需要有自己的小孩的。那种每时每刻都存在于内心的担忧和牵挂是我到目前为止我人生里面最丰富的经历。

狐自然不同于兔,然而兔死狐悲的凄凉,我也是感同身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