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那天和QQ一起吃晚饭,她问我一句,你最想怎么过你的生日呢?
我说“一个人呆着” — 当然不是因为我不愿意和朋友在一起,我很高兴有人能够给我过生日。但是如果没有,我也很乐意一个人独处。

独处,特别是在生日这天独处,会让我好好反省一下自己,重新认识一下自己。我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对自己都陌生的人。

看过一片文章,其中说道中国大陆的土地拆迁对农民的影响。有一句话说得特别有道理:失去土地的农民不再是农民。因为土地是农民的价值体系的承载物。失去土地,也就迫使农民失去了自己的价值观,归根到底,农民失去了自己。

我是我,因为我有我的生活。我现在的一切,包括我的工作,我的家庭,我的朋友乃至于我周围的社会环境,构成了我的价值观的载体。一旦这些发生变化,我的价值体系就会收到冲击。我的价值观会受到影响。我很可能不再是我自己,或者,不再是我熟悉的那个自己。

所以很多在这里安分守己的人跑回大陆之后会胡天酒地,会家庭破裂。因为他周围的环境,这个价值观的载体,已经不同了。原来的价值观如果不够坚固,很容易被外界所引导。

我看到很多报道说道一个中了千万大奖的家庭很多时候并没有幸福的收场。原来我总有些不理解,我将之归结为个人的能力,有些人不善于处理这些意外之财。这也许是一种一个原因。但是我现在觉得,价值观的崩溃–被钱打碎–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人的价值观都是在成长中慢慢的形成的。有些人的价值观很清晰,很坚定。有些人的则模糊而摇摆。换句话说,有些人仅仅是没有碰到变坏的机会而已。

人当然需要不但的改变,需要不断的学习和调整。但是无论如何改变,有些本质的东西是不应该改变的。

生日那天和QQ聊天的时候想到的。但是没有找机会告诉她。所以记录于此

=== 最后补充一句:我需要努力做到的,是在所有这些外在的价值观的载体都消失的时候,我的价值观还在我自己的内心约束着我。所以我才永远不会迷失。

=== 昨天晚上躺在床上,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有些想不起来女儿的样子了。我真的害怕自己会失去她。这一刻我看到原来我女儿也是我的价值观的载体–或许还是更大的一部分。很想她,当然也很想老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