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天。这两天我一直都在反省我自己。在我看来,这是一场没有准备的挫折。

事情很简单。我们开始了一个新的测试项目。因为一切都要从头开始,所以我在RESEARCH了两个星期之后发出了一份PROPOSAL。这算是我工作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正式的PROPOSAL。里面是我的DATA-DRIVEN-TEST FRAMEWORK DESIGN。也是我第一次完整的设计一个测试框架。然后大家开会讨论

讨论的结果是:他们不知道我这个FRAMEWORK能够做什么,能够在实际中有多大的用途。他们准备试试看—我能够听得出来这里面的不热情和有些嫌我多事的语气。因为设计这么一个FRAMEWORK本来就不是我的责任。也没有任何人要我做。

我感到挫折不是这种被拒绝,也不是其他组员的冷淡。我对此是有充分的心理准备的。我感到挫折是我感觉到我没有做好我的演讲。我犯了很多我明明知道不应该犯的错误

* 我以为我已经提前好几个星期打过了招呼,所以他们知道我要提什么建议,结果事到临头,他们并不知道要讨论什么,甚至不知道为什么需要讨论这个问题。我犯的第一个错误就是错误的估计了他人的工作热情。不是每个人都热衷于改进工作程序甚至效率的。

* 我以为我在一个星期之前提到过我会发出PROPOSAL,也提前发出了,所以组员会看看。但是临时开会的时候我才发现nobody gives a shit. 基本上没有人看过。所以当我理所当然的以为我可以和大家讨论细节的问题的时候,我必须重复一遍基础的东西。包括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FRAMEWORK,为什么需要统一的测试格式。这种话题的讨论占用了大部分开会的时间。我的第二个错误就是,我不应该预设任何前提。我需要将听众当成白痴,然后从最基础的地方开始论证,直到能够引导到我需要讨论的重点–即便我的听众是比我还要经验丰富的人

* 接着上一个错误,我发现我的PPT的逻辑性不够强。前后的论证和结构不够清晰。我的第三个错误就是我没有按照写文章的要求和规范来写我的ppt。我的论证和引导必须要按部就班。ppt应该自成一体。演讲也应该自成一体。ppt和演讲的关系是相互补充,而不是替代。

* 还是写PPT的错误:我要么不放太多细节,只从大的角度和抽象的角度来解释,要么放很多细节,从技术的具体实现的角度来说明。我这次制作的PPT刚好在中间。有些地方太具体,有些地方不够具体。
*  我的英文写作太不规范。至少这次ppt之中,我的引用不完整,所以没有起到应该有的增加说服力的作用

* 归纳到演讲的能力问题:我需要锻炼。我一直都在有意无意的忽略这个方面的培养,我以为做一个单纯的ENGINEER不太需要这个技能。但是我发现这是一个我无法跳过去的问题。除非我准备一辈子做一个只听话,不提出意见的最最底层的ENGINEER。

* 进一步讨论一下演讲的问题:我需要锻炼“说服”别人的能力。我很早就理解到一句话:presentation is a selling. 换句话说,其实任何交流都是一种selling。当我需要别人接受我的观点的时候,我是在sell我的思想。我这次忘记了这句话。

* 英文能力需要加强。我以为我专业英文还行,但是我错了。

* 在公司里面,说服同事和上司的能力决定了你是否能够得到更多机会。这是一个我躲避不开的问题

* 我没有任何天赋。我唯一能够提高的方法就是不断失败。所以我必须不断尝试。这次算是一个当头棒喝。

* 我经历得太少。至少在career方面。我想再过三五年,我必须得出来开公司了。开公司本来是我的一个可有可无的念头。但是我想不如此,我就得不到我希望的锻炼。也许这是一个最有效率的方式。我需要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了。

说完了演讲方面的问题,我需要反省一下我设计这个framework方面的问题

* 我首先犯的错误是我没有意识到我在推出我的proposal的时候,我在本质上做的是a product releasing。所以我没有按照最起码的要求去做。比如说有一个完整的说明文档,比说一些实际实用的例子,比如说更多细节方面的考虑。我以为我是在release一个prototype,一个基本上能够使用的工具。但是我没有理解到,无论我如何强调,别人期望的都是一个近乎于perfect的东西。任何能够觉察到的微小的错误都是他们所不愿意容忍的。

* 我的proposal涉及到的是这个项目里面的所有的人,我应该更加慎重。两个星期的RESEARCH和一个星期的CODING其实是远远不够的。我自己需要在自己使用过这个产品一段时间,找到任何我个人能够想到的问题并改正之后再拿出来讨论。我这次其实是推出了一个不成熟的产品。

* 这种层次的proposal是一次对我的信誉和能力的检测。这会影响到别人对我的评价。我太草率了。以后任何类似的行为我需要慎而慎之。三思而后行在任何时候都不是错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