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天了,很想说些什么。

我不知道别人如何,但是我自己心理清楚,我不是一开始就那么爱我自己的女儿的。老婆怀孕的时候,我更多的是关心老婆,对于还没有看见的女儿,我虽然很激动于能够触摸到胎动,但是要说对女儿有很深厚的感情,那是在欺骗自己。

老婆的宫缩镇痛是发生在5月19号的晚上大概十点多–后来老婆告诉我她还在学校的时候,大概是九点多的时候就已经有痛的感觉了,但是还不明显–我当时真的是懵懵懂懂,完全没有当一回事,甚至还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中间醒来大概是午夜十二点半,老婆一直痛着,开始用表去计算宫缩的时间。我这个时候才开始觉得有些严重了,因为有心理准备,所以也不是很慌,我还很仔细的将如何辨别真假分娩的书又看了一遍。等到两点钟,我给医院打了电话,护士听我解释了半天,然后要求我们尽快感到医院–我这个时候的大脑里还没有任何女儿的影子。我唯一想到的还是老婆。

我一路告诉自己不能开快车,要冷静。半夜的高速公路上很安静,我特别清醒,到现在我还记得那种夜的安详。到了医院,护士花了五分钟之后告诉我们,老婆是真的要生了,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想到,女儿要来了,这是真的–然而我还是没有开始爱我的女儿。

我们是20号的凌晨三点半中到的医院,到清晨的时候老婆的阵痛加剧。我一直陪在老婆旁边–事实上,多数的时候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分娩房。我握着老婆的手,老婆是半清醒的状态。我看着不时痛得说不出话的老婆,我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老天爷为什么将每个小孩的出生设计得如此痛苦呢?我想不通。但是我知道,我对即将到来的女儿还是没有太多的感情

惜惜生下来的时候是中午的12点41分。我亲眼目睹了女儿出生的完整的过程。说实话,分娩的过程并非是风轻云淡的赏心悦目的过程。看着女儿的脑袋先出来,而后是脖子,身子,接下来我就有些懵了。我想,这就是我的女儿吗?怎么看起来这么怪?五官挤压在一起,全身都是肉。。。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医生已经处理好一切,将女儿放在妈妈的胸口了。这时候的女儿全身是酱紫色,五官不正,身体比例不协调,实在不是一个可爱的形象。我很清楚的记得我告诉我自己,我要爱我的女儿,但是我发现我除了紧张,找不到爱。

老婆累了,很快就被安置到另外一个房间休息。我跟随着护士到婴儿房做下一步的手续。等我回到房间,老婆已经虚脱了,我也乏了。接下来的一天半是在医院。惜惜主要还是由护士照顾。老婆喂了几次奶,但是总的来说我们还是比较轻松的–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这个时候我想得更多的是责任,而不是我想象中的对女儿的爱。我甚至有些担心我会不爱我的女儿,我开始觉得自己不正常。我不断的问自己,我怎么会不爱我的女儿呢?我应该很爱她才是的阿?但是我就是找不到这种感觉。

出院的时候是5月22号的下午三点钟,惜惜很乖,一路上不吵不闹,回到家也很安静。在我刚刚觉得带小孩也不过如此的时候,惜惜开始哭了。我们才发现原来我们有那么多不懂的东西:我们不会给小孩穿衣,不会给她换尿布,不会给她盖被子,不会给她喂奶,不知道她为什么哭,不知道怎么让她舒服。。。折腾了一个晚上之后我们发现女儿有一天没有尿尿了,而且体温较低,于是又约医生,到医院。。。回来的路上又给她添置了四件暖和一点的衣服。隔一天又去了医院,因为女儿两天没有大便了,我们在尿布上面看见了血色。。。再隔两天–就是今天下午,又去了一次医院。这次检查医生告诉我们,女儿终于一切正常了。。。当然,晚上的时候女儿一如既往的让妈妈睡不了觉。

这些天我们一直是担心,担心,再担心。看了医生之后是少少放心,而最后看见女儿能够正常的大小便是安心。唯一开心的时候是女儿在吃饱喝足之后,安静的躺在妈妈旁边睡觉的时候

我开始明白一件事,单纯的试图去寻找爱是没有答案的。正如你在思念一个人的时候,单纯的去“想”一个人,是“思念”不出来任何东西的。你需要去回想你和对方经历过的具体的事情。这种对事情的回想才是思念。爱一个人也是如此,单纯的爱是空洞的。如果我担心她,关心她,愿意为了她去麻烦自己和别人,去跑腿,去辛苦,而忙完这一切之后,我能够仅仅是看着她没心没肺的睡觉而感到满足的话,我就是爱她的。

我想我是爱我的女儿的。惜惜也教会了我什么是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