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儿惜惜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添置。从把我原来的工作间变成女儿将来单独的房间开始,慢慢的买了衣服,袜子,被子,到现在已经买好了几个月的尿布,洗澡的浴盆,肥皂,专用的澡盆的温度计,棉球,毛巾,到比较大件的car seat,stroller。。。女儿要来了的感觉一点一点的变得清晰起来。那种女儿马上要进入我的生活的感觉变得一点一点充实起来。

晚上梦见女儿的次数慢慢的增加。这些梦是很有顺序的。开始是梦见她有七八岁了,要我带她去海边游泳;后来是梦见她两三岁大小的时候要我抱;再后来是梦见她还真的很小,不会说话,只会睁着眼睛看见你笑或者哭。前天晚上梦见的是她还在妈妈的肚子里,然后是要生了,我开车带老婆去医院,然后是一系列的出生的镜头。。。

和老婆讨论女儿的次数也开始增加。老婆初初怀孕的时候是很少讨论到女儿的。我更多的是关注老婆的反应。是不是要吃饭了,是不是又吐了,是不是走路太少了,是不是感冒了,是不是休息不够。。。后来慢慢的就增加了女儿的内容。老婆肚子饿了是不是惜惜想吃了,惜惜是不是觉得闷了,要老婆走走,音乐是不是太大了,惜惜嫌吵。。。

看过一部电影,里面说到为人父母是什么意思: “do you start to worry about her? And once you start, you just can not stop to worry abut everything? let me tell you, it is parenting" — 我现在是有了切身的体会了。为人父母就是无穷无尽的担忧,这种担忧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做为父母的一生。老婆担心自己的营养不够科学,会不会让惜惜不够聪明;我担心自己的英文太懒,怕不能给她很好的引导。我们担心女儿过于善良,被人欺负;可是要是太母老虎了有会有嫁不出去的嫌疑。我希望女儿中文很好,但是她毕竟是个美国人。担心她太漂浪,但是不漂亮也不行。。。

惜惜在妈妈肚子里五六个月的时候开始有足够的力气告诉老爸她的存在了。我到现在还记得我第一次清晰的感到她的存在的时候的那种震惊–虽然第二个月我们就知道了惜惜的存在,虽然第四个月做了B超,知道了惜惜的性别,虽然老婆的一次一次的反应告诉我惜惜无可抵挡的到来,但是对于做为老爸的我,那第一次清晰的感受到女儿的生命力的存在却只能通过这种最原始的敲击。女儿一共敲了三下,而我却一直在想这三下意味着什么–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个三下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然而天下间没有那个爸爸是真的理智的。他甚至于比小孩还更愿意相信某些魔术的存在。总觉得普通的事情背后是有某些神秘的喻意的。孙悟空是被敲了三下然后学的本事,不会是标志女儿有些精灵古怪,但是终成正果吧。。。

女儿要来了,我的生活真的要不同了,我知道我没有准备好,但是我知道我女儿会帮我的,她一定会好好的教我如何做一个老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