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结果还是没有通过。这次很是认真的准备了三个月,就连考完试之后也是信心十足,觉得自己在已经完成的题目里面不会有任何错误。但是最后的成绩却是惨不忍睹。

周五上午考完,周六的晚上就知道了结果。昨天闷闷的回想了一整天,我能够记住所有的题目和我给出的答案,除了几个我觉得有争议的小问题,我没有发现我犯了什么错--即便是重新翻书我还是觉得我自己的答案是百分百的正确,真的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而RHCE考试的规矩又是不给出答案,也不告诉考试的人错了那些题目。所以无论我如何回想思考,我没有任何的进展。犹如被堵在黑暗迷宫里的老鼠,既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出路。我不介意犯错,也不介意别人指出我错在什么地方,但是我真的很讨厌这种在黑暗中摸索的感觉。这种无所适从和茫然无措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在我身上出现了。这是一种熟悉也很陌生的感觉。至少在过去的十年里面我没有太强烈的迷失的感觉。

我仍然冷静。我在冷静的观察自己的反应。我已经看到我实在是还有些失控,情绪低落,对老婆也有些不搭理(我错了老婆Smile),对工作也有些不闻不问,失去了热情。开始有些愤世嫉俗,觉得世界不公平,觉得考试制度不合理,觉得自己有冤屈,甚至在开车的时候都觉得政府王八蛋,这么烂的路还不修。。。负面的情绪从来都不是单一的,它会从一件事牵扯到另外一件,然后慢慢的扩大,引申到制度,到社会,最后到老天爷。我很惊讶的看到自己有这么多的愤怒和不平,有这么多的怨气和偏激。幸好我还冷静,幸好我还能控制自己。我没有超速也没有回家摔盘子。老婆只是感觉到我的情绪低落。

我到今天彻底冷静下来,平静下来,回头看看,我觉得很能理解那些在低落中自杀或者冲动的人。如果没有良好的自我控制能力,某种微小的冲动会触发不可收拾的后果--当然我仅仅是理解而不是赞同。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也不是正义的。也从来都不存在救世主,让好人得到好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当初不理解这句话,觉得人类是不一样的生物,应该得到不一样的待遇。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天地的确是不仁的。天地仅仅是一种存在,一种带有自我规律的存在。这种规律并不因为对象是人而有任何的改变。动物饿了要吃饭,人也一样。大水会把石头冲走,也会把人冲走,不因为这个是好人,那个是坏人而不同。人类和刍狗在自然规律面前不会有任何的不同。而我们对社会不公的指责,对老天不公的责骂,是因为我们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把自己看成和别人不一样的人,所以我们内心里面有不一样的标准。而后我们会期望得到不一样的待遇。。。这一切都是因为某种潜藏的自我内心深处的自私和自以为是

失败了,就是失败了。我没有通过考试,就是因为我还没有达到考试的要求。无论我自认为自己有多么正确,多么“深刻”的掌握了这些知识,考试的结果就是裁判。我没有资格对此有“不公平”的想法。考试不是针对我个人的,也没有必要针对我个人。

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我通过了,我不会有今天这么些思考。通过了,它会证明一些东西,很好。但是失败了,我有机会思考更多的东西,这样也许会更好。

Judy, thank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