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从大陆带来了很多书。闲暇时候看一看其实很好。好久没有些读书笔记了,想来应该写一些心得。

这半年的时间看完了于丹的庄子和论语心得,南怀瑾的《庄子喃哗》《金刚经说什么》,杨绛的《走到人生边上》,樊树志的《国史十六讲》。有时候是累了看一看,有时候是陪老婆读书的时候看一看。我发现如果看书的时候跳来跳去,同时看两三本的话,好像就很难坚持下去。反而是要求自己死盯着一本书看比较有成效。

现在在看的是新华出版社的台湾国学必修教材《国学基本教材》,是台湾的中学课文--但是不知道是初中还是高中。下次看见台湾朋友的时候要问一问。

我想我一向都有些误会孔子了,不知道是不是小学初中的误导还是自己的偏见。我一直都一位孔子的学问是一种陈旧而让一个人变得拘谨和保守的学问,是一种“非礼勿视”的教条主义。但是现在才知道,原来孔子的学问见识远远超过我的想象。他对人生的领悟,对学生的知道,对人情世故的洞悉,对沧海桑田变化的通达和对世事如棋的宽容都到了一个普通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论语不是孔子的著作,而是对孔子的言论的记录--这里的区别在于愿意著书的人,无论多么淡泊名利,写书本身就是一种对平淡和默默无闻的不甘心。以书而名垂青史大概在每一位“著书”的人心里暗暗的隐藏着。不著书,说明了孔子彻底的不是为了名,而是为了教育,是发自内心的为了弟子们能够成才。很少有人能够如他这般纯粹。

而既然论语是言论的集合,我也就需要将自己放到相对的环境里面去考虑孔子说的话。教条主义是后人强加给孔子的,而孔子本人则是一个绝对的“因材施教”的好老师。孔子提倡“仁”,但是他从来都没有自己主动确定“仁”的概念。他对弟子问“仁”的回答,总是根据学生的特点而来。颜渊本贤,所以他问仁的时候,孔子说“克己复礼为仁”;司马牛脾气暴躁,他问仁得到的回答则是“仁者,其言也忍”。。。

我想我需要好好的向孔子道歉,为这么多年的误解。我想我也会好好的读读这本书。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生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论语 卫灵公》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