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太多不明白的事情,有太多委决不下的踌躇,这个时候才知道有个指路人有多么的重要

不知道该如何通过RHCE,上个星期在整理笔记,但是一路浏览下来,仍然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准备写一个NAS的软件,上个星期也是在网上做research,也看到了一些已经有的解决方案,但是不知道该如何做出评价,也不知道该如何分析彼此的优劣,我也不可能有这个财力去买个样品试试看。看不清现状,也就不知道该如何设计自己想象中的东西。踌躇了接近两个星期,仍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老爸又一次陷入债务危机,我不打算进行经济上的支援,因为我已经规定自己必须以自己的家庭为第一要务。然而身为人子,我很难不感到自责。如何处理这类问题是我长久以来的困惑
--突然听到周华健的《最近比较烦》,对里面的问题开始感到深切的与我心有戚戚焉--这些问题基本上,很难

不惑,好像很难。又或许,这些问题需要我象从前一样磕磕碰碰的追求答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