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咖啡店给朋友写信的时候看见的他们–一对聋哑夫妻和他们两个女儿。我其实也并不能肯定他们是否聋哑,但是他们始终都没有发过声音,只用手势交流。而我能够感觉得到的,是他们能够比我们正常人更好的交流。

几个简单的手势,妻子已经告诉丈夫需要点什么样的早餐,自己多少,女儿多少。丈夫在前面付钱等餐的时候,女儿在周围跑动。大的女儿大概六七岁,小的大概四五岁,都很活泼,虽然到处跑东跑西,大声嚷嚷,然而不会过分。虽然有时候女儿背对着妈妈,但是神奇的是老妈一个眼神,一个制止的动作,女儿就乖乖的停止,不情愿但是慢慢的回到老妈身边。偶尔姐姐会和妹妹争执些什么,然后望着老妈,等待她的裁决。她们说的很快,配合着手势,然而老妈却没有丝毫不理解的样子,很快的做出决定–如果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你不会知道原来不需要用嘴巴也可以如此迅速的解决纠纷,原来我们的眼睛可以表达如此丰富的内容,原来我们的面部表情可以如此丰富。

老爸拿着早餐过来了,小女儿跑过去告状,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于是乎老爸抱起她,不知道做了什么手势,小女儿就能够破涕为笑,示威一般冲着姐姐做手势。大女儿待要反应,却被老妈用眼神制止。。。

不能说话反而让他们比别的家庭更加默契,相互之间更加能够理解,信任,容忍和自律–而往往是能够说话的我们做不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