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炼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就是一种自虐

我现在每天早上都是走楼梯上公司。虽然总共只有13层楼,但是并不容易。

从车库底二层到第四楼是每步迈两阶台阶,每六步一呼气,每六步一吸气,从四楼得到六楼是每步一个台阶,六步一呼,六步一吸,从六楼到十一楼是一步一阶,八步一个循环。到十一楼的时候走过一个走廊,然后仍旧一步一阶到12楼。

我倒是很想从头到尾都是12步一个循环,但是做不到。六楼是我的极限,每次到六楼的时候全身发麻甚至颤抖,换气的时候感觉到肺部的气似乎已经全部抽空或者要爆炸,脑袋里面一阵空白,只希望自己马上完蛋好不再受这种虐待。

有时候也很怀疑自己这样的动机。好像纯粹是为了自虐,然后寻找那种自虐的快感。

不过每次完成的感觉很好,似乎完成了一件对自己的挑战。一天的心情都不会很糟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