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看我老师Johnny。

好久没有见到他了,上次见他大概是去年回国之前吧。问起他的近况,他告诉我他下周就会被laid off了,已经收到了HR的信。而从一个半月以前,他老板就告诉他说不用到公司了。大概有三个月的package。”郁闷了半年,终于可以不干了“, Johnny说起来一脸轻松,看不到太多的沮丧。

Johnny的压力应该比我更大,有房子要付,有两个在读高中的小孩,要支付前妻的生活费,自己也差不多快50了。。。问起他的打算。他说准备用这三四个月的时间把房子修好,大概会忙到年底,然后再找工作。

我总觉得自己似乎严肃了一些,不够活泼,性格里面总是有些呆板。好像有些不太好。。。不过性格这东西多数是天生的,我一直想学会幽默,但是总是做不到。Sad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