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在沾沾自喜于新房子的时候,一个朋友告诉我说她从去年开始就在竞争一个宇航员的位置,但是昨天收到通知说她没有被录取,有些失望。。。

有些震惊,不是因为她落选了,而是因为我很小很小时候的一个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有一天到太空,成为宇航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好像放弃了这个梦想。这种放弃,是一种自我的贬低,自我的消沉,我在没有特别的原因的条件下自动认为我无法做到,自动认为我不合格,自动认为我无能。就像有一次Charles问我将来准备在哪里读博士,我说是santa cruz。他反问我为什么不是stanford。

能力不足是可以原谅的,但是连想象的勇气都没有就有些不可以原谅了。

我想我需要重新捡起我曾经失去的梦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