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a quality time with Jimmy on the past Saturday.

不知道该怎么翻译quality time这个单词,诚如JIMMY所说,有些单词是很难找到对应的中文翻译的。

早上和Jimmy到附近的意大利面包店吃早餐,聊天,讨论了房子,家庭,工作,他的计划,经济,外交,政治,又到附近的卖酒的店逛了一个多小时。回头的时候在他家门口的长椅子上瞎聊。下午的时候他突然想做几道菜,于是乎又到附近的农贸市场买了些茄子,南瓜。回来之后他一边开始慢慢准备,我们一边又谈到他女儿。我忽然又想起Jason,谈到也许Jason可以和我另外一个做电脑硬件的朋友合伙。下午的时候另外一个Jimmy过来借用一下传真机,又和他聊了聊上市公司,法律,房子。他告诉我说根据他的经验,美国的货币贬值实际上是每十年十倍:也就是说,现在40万能够买到的东西和十年前4万美元买到的东西之间没有本质的差别。比如说房子。而有些东西看起来价格没有涨,比如说汽车,实际上是因为美国将这些差价转移到了其他的国家--也就是说,美国在剥削全世界来降低自己的消费成本。。。

很多东西是经历给予的,比如说对通货膨胀的认识,对社会的认识,对人的认识。

“幸好我们都是从一岁长到80岁,要是反过来,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是哲学家了“,Jimmy如是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