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很多人都听到的笑话:
联合国出了一个写作题,结果难倒了全世界的小孩子:“请就其他国家的粮食短缺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
--非洲小朋友不知道什么叫“粮食”,所以做不出来,
--欧洲小朋友不知道什么叫“短缺”,
--亚洲小朋友不知道什么叫“自己的看法”,
--南美洲小朋友不知道什么叫“请”,
--美国小朋友最绝,不知道什么叫“其他国家”

我一向以为美国的教育体系是很注重培养个人的独立思考能力的,我自己其实也是受益颇多,但是这次奥运会的火炬问题和随后的一些观察,让我开始彻底的反省这个印象。我最后的结论是,美国,乃至于西方的教育体系的确是注重培养个人的独立思考能力,但是这种注重仍然不够彻底,它只能说相对于我接受的中国教育体系好一点。而现实的社会里面,独立思考的声音是仍然被压制的。这种潜在的压制因为不为大众所觉察,所以当所有的媒体一边倒的时候,普通人还在天真的以为因为有所谓的“freedom of speech"这棵大树,所以这些媒体之所以这么一致是因为事实如此--这种幼稚,其实是让这些西方媒体具有更大的欺骗性。

媒体,永远都不可能有自己独立的声音。因为所有的媒体都是需要生存的,而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权力是被少数人掌握的。所谓的大众媒体,不过是一块被不断扭曲的哈哈镜而已。如果我们还是天真的以为他反应的是现实社会,我们终究不过是一个被间接遥控的傀儡。

KQED昨天下午有一个对伦敦大学一位研究亚洲问题的教授的专访,专访的内容是西藏问题。在介绍西藏问题的历史渊源的时候,这位教授的第一句话就是:Ever since Chin ese Com munist Pa rty take over Tib et at 1950, the people of Tib et has never been stopped looking for independent.
--这句话有两个及其危险的暗示,或者说是及其不负责任的谎言。对于了解西藏历史的我们,这些当然可以一眼看穿,但是对于基本上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大众,他们会很自然的以为西藏在1950年以前是彻底独立于大陆的,同时他们也会以为这种独立的要求是对大多数当地人的要求。这种专访,因为披着权威的外衣,因为打着"freedom of speech"的大旗,所以有更大的欺骗性。

这种欺骗性并非是发自于仇恨,而更多的来自于思想上的偏见,或者说不独立的思考。同样的偏见在这里随处可见,以至于这种偏见变成一种普遍认同的事实,进而变成一种准繩,进而变成一种社会压力,最后变成多数人思想的一部分--这种循环周而复始,不断的自我强化,乃至于在这个问题上造成一种彻底的中西对立。

KQED今天早上也有一个对奥运火炬的新闻采访,报道也不长,只有两句: The Olympic torch run hasn’t start yet. It (Tanzania) is mostly quiet right here, i don’t see much protester , but I believe we will see more protesters alone the road as what we see in the rest of the world.
--很多人忘记了新闻的特点是报道不正常的事情,因为欢迎火炬是正常的,所以媒体的眼睛本来就应该仅仅是盯着那些不正常的东西--或者他们认为的不正常的东西。这是新闻的特点,但是也是新闻的悲哀
--新闻的原则之一就是反映事实,如果新闻报道要用到“I believe“,其实他不过是在暗示他在撒谎罢了,可惜,这种暗示同样会被大多数人接受

没有人可以摆脱媒体的影响,我能够做到的,仅仅是不断的去反省自己,去求证,去独立思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