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是微积分的课,感觉不好--因为在回答问题的时候感受到老师眼神里面传来的负面的否定的信息。

老师问我:切线和曲线的交点如果可以用极限来证明,那么平面和三维曲面的切平面如何证明?--我答不上来,因为没有听懂她的提问,有些单词不懂

有些沮丧,好一阵子才集中精神,想到我原来的哲学老师说过的话:这个世界上的老师和医生多数是杀手(Killer)而不是援手(Saver)。我无法回答问题自然有我的原因,毕竟我学微积分是15年以前,而这节课是高等微积分,我需要在一个月里面捡起来别人两个学期学的基础的部分,同时还需要将我原来学的中文微积分转换成英文的微积分,中文的平面和立体几何转换成英文的,单词都没有学会,在她眼中我自然看起来是个笨蛋

看书还是可以看懂的。后来我也只能自己看书,这些东西其实并非很难,逻辑问题无论如何都是很容易理解的。看到我自己看懂了四个章节的内容后,老师还在忙乎第一个章节,不免有些自得

虽然不可以低估老师的作用,但是也不能太高估,毕竟不是每个老师都是在帮人的,很多老师不过是在完成一份任务,挣一份工钱

另外一个更加深刻的感受是:老师那种放弃和鄙视的眼神对学生的负面影响是极大的,我还好,毕竟已经成年,想象一下我将来的小孩,如果他也因为偶尔的不好而遭受这样的对待,我简直无法想象他会受到多大的打击。

任何人都可以放弃别人,但是父母绝对不可以放弃子女,老师绝对不可以放弃学生,否则就不配为人父,为人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