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立之年已经过去了6年。我似乎到今天才理解而立的意义

这次回国,在上海有幸见到了老王和小李立--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老王固然不用说,小李立也成熟稳固了太多。我们都已经不再是曾经迷茫不知所措的少年,我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除了我没有小孩,小李立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已经十岁了。老王已经是一方主管十多年,小李立现在在大银行做事,也是管人的人。

而立,想来除了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应该还包括了具备负担这种责任的能力。

我在西湖苏堤和老婆聊天的时候突然又领悟到:而立之前是命运在推动我,而立之后,则应该是自己可以拿回一些主动权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