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和堂弟聊天,突然说到我奶奶的事情。他告诉我奶奶可能不行了,最近家里人都回到老家看望奶奶,说不定是最后一次了。

我自小等于是奶奶带大的,奶奶也是我小学一二年级的启蒙老师。而后父母不合,我和奶奶更加亲近。高中三年的最后两年就是和奶奶一起生活,还有一个小我八岁的小表妹。奶奶自小也很喜欢我,我不知道原因,也许是因为我是长孙,也许是因为我乖,也许什么都不是,仅仅是因为投缘。

后来我出外读书,毕业后更是不久就背井离乡,这十二年来并不常回去。而即便回去,也不是每次都会回到老家看望奶奶。今年结婚,和老婆回去看望奶奶,我虽然早就知道奶奶已经患上老年痴呆,不复有当年的任何记忆,但是仍然冀望她老人家能够记得我一点点。但是奇迹并没有发生。再看到时,奶奶已经不记得任何人,她唯一记得的,是她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太婆。着急时只能喊“麼妈呢?麼妈在吗?”我们也只能骗她老人家说麼妈买菜去了,等下会回来做饭--我和奶奶一起生活了十來年,竟然不知道原来在奶奶心中,太婆的地位如此之高。在失去几乎所有的记忆之后,麼妈居然是她唯一的慰藉

奶奶年事已高,身体日渐不好,有些话题虽然是禁忌,却也不得不先行讨论。堂弟的电话中谈到如果奶奶过世,我是否回国。我思绪良久,仍不能决断。我向来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也没有在乎过什么礼教。如果真的万里迢迢回家奔丧,只怕是成为一件多余的摆设。在我看来,有些需要放下,比如丧礼的铺张浪费,有些需要现在捡起来,比如多陪陪老人家。我现在既然无法侍奉长辈,也就没有必要事后凑什么热闹。我不被家里人理解也不是一天两天,一点两点。我也不担心多这一桩。

我想我也许不会回,但是过后我会专程回去一次祭拜。

我想说的,其实不是奶奶,而是我自己:该放下的断然放下,做人但求心安便可;该捡起来的不要放过,好好珍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