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的不同不在于他们懂得的道理,而在于他们做的事情

小偷也知道偷钱是不对的,否则也不会有做贼心虚的说法--即便是我每次做坏事的时候也是心里不踏实的--但是小偷同志还是做了。不是他们不懂得道理,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做到而已

04年的时候到北京看一个网友,她介绍我认识一位“奇人”--是个年轻人,大概27左右的样子,据他说是在中宣部工作。年轻人谈吐不错,自傲而且至少听起来有自傲的资本。听他说了好几个小时,故事倒是比较吸引人,不过不外乎是讲述他自己如何不卑不亢的故事:我见了这个某某,你知道吧,就是那个国务院新闻办的那个,要我怎么怎么地,他官大,我是个没品的,但是他也不也没有资格这么跋扈啊,我就怎么怎么地了;还有一天。。。。反正诸如此类的故事--听了,我当然是大大的点头。也开始佩服起他来。不过现在想来,却觉得这也没有什么。一个真正不卑不亢的人会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当成故事告诉别人吗?告诉别人,无非是希望别人能够认同你的高风亮节吧了。《菜根谭》有云:为善而急人知,善处即是恶根--当时的钦佩变成今天的疑问。他说的道理我也懂,但是我现在却怀疑他是否真正做到了他当时说出来的道理。(不知道是不是北京人的风气,说的都是头头是道,但是能够做到的却没有多少,这原来属于官场的风气,现在却好像弥漫到天子脚下的平民了)

英文写作也是如此。我花钱请的这个老师不错。平心而论,他说的道理我并非不懂,但是我并没有将这些理论转化成实际水平的能力。所以我还需要他的辅导,我还需要不断的将学到的理论转化成我的能力

这个世界上的道理是有限的,老子五千言,半部论语其实已经几乎道尽天下的本原,当然圣经的传道书 (Ecclesiastes)也讲了很多道理。十几年的小学高中和大学的教育其实已经传授了我们所有的道理。等一个人经历了这些系统的教育,他需要的就是实践而已--当年的政治经济学和唯物主义理论这两门课是我最讨厌的,因为都是死记硬背下来的。但是我现在却发现这些话实在是精华中的精华:我到现在还记得马克思对人的定义: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我再也找不出一句更加精炼和准确的话去从社会学的角度去定义一个人了。

人与人的不同从表面上看当然是能力的不同。有人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有人却只能随风飘零。他们懂得的道理有很大的区别吗?不一定。因为能力不是学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