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可以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桌子,没有厨房,没有卧室甚至没有床,但是一定不会没有垃圾桶。否则,这整个家就是一个大垃圾箱了。垃圾当然不是生活必需品,但是一定是伴随着必需品而来的。

我们买牙膏当然可以不要外面的纸包装,但是我们总不能连装牙膏的软管都扔掉吧,而等到牙膏挤完了,软管自然也就成了垃圾。庄子的有用与无用就是如此来的。只要是“用”,就一定包含了有和无这个对立而依存的部分,任何时候都无法隔离而单独存在--或者举一个更加简单的例子:你能不能只买苹果而不买苹果皮?

我们的思想也是是一种“用”的存在,所以自然也是有好和坏的部分。好的,我们经常拿出来自己欣赏或者炫耀,坏的,最好还是找个垃圾桶放起来。免得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有垃圾,就要经常清理,要么自己有时没事的反省一下,清洁一下,要是让别人翻出来自己家里很脏,总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所以突然想到,洋鬼子们经常去教堂忏悔,大概也是也是一种他们的清洁方式。如此看来,教堂也就是一个很大的垃圾箱了。

不过洋鬼子的垃圾箱好像都做得很漂亮,造价不菲。与此相比,我觉得还是我们孔老先生比较实在,“日三省乎己”就全部搞定了。成本低廉,而且环保。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