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我到了什么地方,也无论我接受了外面什么样的思想,经历了什么样的变化,对于我,有两个东西是很难改变的:中国人的胃和中国人的孝

最近让我痛苦不堪的是关于如何理解孝道。

我曾经以为我很明白这个道理,我以为我很能把握分寸,但是当我面对有些无休止而超越我的能力的支出的时候,我开始迷茫而甚至于愤怒。我真的是觉得要是我没有良心该有多好啊!!!

我查了很多网上的讨论孝道的文章,基本上我看到的都是那些道学家们无耻的炫耀和不痛不痒的废话。没有任何具体的指导意义。我寻找的不是空洞的“人需要孝敬父母”这句狗屁话,而是如何孝敬父母,如何在自己的生活和父母的生活之间找到平衡点,如何在自己的家庭和父母的影响之间找到平衡点,如何处理自己家庭的事业前途和父母的需要之间的冲突。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如何分配我有限的资源,同时顾及到父母,自己和自己将来的小孩对我来讲才是迫切需要知道的。在网上,在我所有看过的书里面,甚至在我和朋友的讨论里面,我都没有找到答案。我甚至于开始痛恨那些所谓的国学家和中国的社会学家们,这些王八蛋们占据着所谓的道德高度,对我们的生活指指点点,然而对于这个每个中国家庭都必须面对的问题,他们至今都没有提出任何甚至是指导性的意见。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我今天碰见的问题绝非我一个人的问题,这个绝对是大多数中国人--至少也是我这个年龄阶段的中国人每天面对的实际问题。

《待续。。。》

抱怨自然是无法解决问题。我只能独立思考。

我想,作为对父母抚养的回报,对父母的赡养是绝对应该的。这是一种义务与责任的关系。父辈对我们的抚养的义务需要,也应该由日后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作为回报。然而这其中的界限却很难划分清楚。作为子女,我应该按照什么尺度去尽我的孝道的责任呢?

我想不明白,理不顺其中的关系,也很难把握尺度。我和老婆讨论到这个问题,她告诉我说,对父母的孝道应该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感情,一个是经济。在经济上,如果父母需要基本的生活费用,作为子女,我们应该提供必要的物质条件,老有所养应该是这个意思。在感情上,我们同时需要经常看看父母,需要花时间和精力让父母不感到孤独。

我自然是百分百的同意这番通情达理的话,我也没有丝毫疑问可以做到这些,只可惜,这些都是理想中的状态。现实生活里面,我们很少看到。至少,它没有发生在我身上。

我的父母并非不通情达理,也并非因为不喜欢我而一味索取,他们自然有他们自己的考虑和难处。我很理解。我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每次父母提到经济问题的时候总是觉得难以启齿。是各种各样的外在原因让他们不得不和我讨论这个中国人一般不愿意讨论的问题。很多时候,我给他们的钱其实也没有花费在他们自己身上。然而也正是如此,我才感到压力太大。以我的工资收入,是在是不足以撑起太多人。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
早上本来想早点起床,结果大概是昨天晚上的睡眠不好,早上怎么也起不来。想来这个没有想通的问题对我还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继续昨天的思考。

网上讨论孝道的文章很多都提到西方国家的丁字形结构和我们中国的十字形结构。简单来讲是说是西方的文化里面没有孝这个意识,所以是单一的父母照顾子女的结构,老人是仍给社会的。而我们中国人是作为中坚力量的夫妻照顾两头,体现了我们伟大的人情味。我在网上看到的多数文章是褒扬我们伟大的传统而贬低国外的这种冷漠的。--但是在冷静下来之后,我是和这些所谓的主流唱反调的。

现在是第三天了,没想到这篇思考耗费了这么长的时间。

昨天和老爸通了电话,仔细询问了他那些债务的来源和他的生活情况。说实话,他的情况如同一团浆糊一样,调不清,理不顺。有一点和我的猜测是相符合的:我和我弟弟给他的钱其实很多并没有开销在他自己身上,而用这些钱的长辈们的理由虽然按照中国人的传统思维并非过分,但是实际上这种行为却损害了我们的利益,同时也让彼此之间的亲情受到伤害。

我开始清晰的感受到我们传统的孝道文化和我们传统的经济模式是密切相关的。简单的说,我们的文化传统让我们总是在思想和经济上依附于某个集体。这种传统并没有太大的错误,因为在经济相对不发达的过去,在经济模式比较单一和生存相对艰难的过去,这是最佳的选择。如同企鹅在孵化他们的后代的时候必须挤成一团才能抵御残酷的自然条件一样。但是这种传统经过几千年的传承,已经走向极端。它极大的限制了独立精神的发展。这种文化传承自小就灌输我们奴化的习惯,让我们从内心深处害怕自立,害怕独立思考。中国人的温顺也许就自此而来。那些道学家们引以为自豪的十字形结构,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讲,实际上是一种迟滞我们民族发展的经济结构。我们每一代的社会中坚力量都被这种经济负担所拖累,所以我们瞻前顾后,畏缩而缺少冒险精神,因为我们需要肩负的是两代人的责任。而与此同时,作为没有太多负担的我们的上辈,如果他们真的有能力,他们的确是可以有一番作为的。因为他们没有来自上的负担,也相对的没有太多来自于下面的负担,同时他们已经占据了一定的社会资源--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中国历代以来的杰出人物,如果按照百分比的话,更多的是中年和老年人而不是青年人的一个原因了。

毛泽东解决了作为一个国家独立的问题,然而这种独立,仍然是作为一个集体的独立。中国几千年来的历代开国帝王都曾经做到过。邓小平则在这个基础上再走了一步:他给每个中国人提供了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成为真正的独立灵魂的机会。我的幸运,或者说我这代人的幸运就在于:至少我们生长在一个可以培养独立灵魂的时代。(从这点上讲,很难说毛泽东和邓小平谁更伟大,因为一个在百年积弱的情况下带领中国人站起来,一个则打破了几千年的传统)

我原来也隐约的想到这个问题,但是直到昨天晚上,在和父亲长聊了两个多小时之后,我才开始从根本上认识到这一点。我目前碰到的孝道的问题,从更大的范围来讲,由两个部分组成:它首先是观念的问题。我老爸的兄弟姊妹并不应该是我赡养的对象,然而我爸爸却不能那个撇下他们不管。如果他们每个人都能够独立,或者每个家庭都能够各自独立,我老爸的问题可以马上解决一大半。至少,我和我弟弟不需要帮我爸爸背负这么多的开销。问题的症结的第二个所在是经济体制的问题。我们原来的体制并没有,或者说起码是并没有很好的从经济上解决养老的问题。国家将改革的很大一部分的包袱直接转嫁到我们这代人的身上。我感到压力大是自然的。因为我自己需要负担自己将来的开销,同时我还要负担父母的问题。

看到问题,并不等于能够解决问题。因为我老爸的观念根深蒂固,而我父辈们的观念也不是我一个人可以短时间里面改变的。对于体制上的既成事实,我自然也没有任何办法(何况国家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没有做得够好而已)。在目前的情况下,努力提供条件,让我老爸能够摆脱目前负债的局面,同时想办法让他远离这个集体,也许是我能够做到的极限了。而我老爸,也必须要配合我的行动,因为这毕竟是他的问题,根源虽然并非完全在他那里,但是问题却是通过他而造成的。

孝道的问题其实很容易。如果大家都是彼此独立的--从经济上和精神上--我们中国人会生活在一个比洋鬼子家庭更加和睦,更加有人情味的环境里面。我并非完全赞同西方的丁字形结构。或者说,我觉得的完美结合,是经济上的丁字结构,和两代独立精神上的十字形结构--不是精神的依附,而是继承和发展的十字形。

老爸的问题至此告一段落。我自己实在是没有钱,我格守的一个经济原则是量入为出,我不会因为老爸而举债。我弟弟负担这次一共五千美元的费用。而我,只能继续给老爸提供为数不多的生活费用。而且我必须做到我答应我老婆的话:如论如何也不再增加了。因为我必须要在经济上保护我自己的家庭,虽然我因此而有些时候需要做出很冷酷而没有中国人情味的事情。

或者,孝道的道本来就包含了这种意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也许这句话本身就包含了顺其自然的意思?天地没有私心偏好,所以万物生死循环自有自己的规律,而我老爸的问题也不过是他自己一生思想和行为的表象,我既然无法让历史倒转,也就无法彻底改变我老爸的悲剧--如果是悲剧的话--所以我只能尽我心我能,顺其自然。无论父亲是否有个安心的晚年,我能够尽到我能力所及就够了。

孝为行,道为心。也许一切本来就是如此简单!!

Advertisements